爆冷接班,統兵百萬,郭臺銘為何等他四年?

原標題:爆冷接班,統兵百萬,郭臺銘為何等他四年?

“我現在要回去還一個人情。”

文 / 華商韜略 曹謹浩

如何擺正自己的董事長位置,行使董事長的權利,當好這個董事長,劉揚偉需要做太多的功課和思考。

【1】

15年前就嚷嚷著要退休的郭臺銘,終于開始揮別他奮戰了將近50年的舞臺,至少是在名義上。

2019年6月21日,鴻海的股東大會上,郭臺銘正式交出了集團董事長的權杖。他并沒退休,而是轉身到了轟轟烈烈的選戰之中。

郭臺銘交權,早已在意料之中;誰是接過權杖的人,答案卻出乎太多人意料:

負責半導體子集團的中生代高管,幾乎沒被外界認真當作接班人看待,甚至怎么想都想不到他頭上的劉揚偉,直接越過一眾老臣登上“董座”,成了這個擁有全球40%代工產能的“王頭”,也是全球最大工廠的“廠長”。

這不僅讓外界感到突然,也出乎很多鴻海內部人士的意料。

誰能接郭臺銘的班,這個問題外界關注已久,郭臺銘自己也一定是操心已久,但直到今年四月,郭臺銘突然“媽祖”托夢,這才真正變成了當務之急。

盡管劉揚偉在郭臺銘口中常常是干部學習的榜樣,而且位列鴻海“五虎將”,但外界基本沒把目光投向他。當時,不少聲音都認為,掌管財政大權的“錢媽”黃秋蓮非常有望幫忙過渡過渡,但最終“錢媽”連新一屆董事會名單都未進入,理由是:個人不愿意。

即便是已經到了2019年5月10日,鴻海集團召開董事會,宣布最新6席一般董事改選提名名單,劉揚偉已位列其中,都還有臺灣媒體引述鴻海內部主管的話表示,他的輩分相對較淺,恐怕難以鎮得住跟隨郭臺銘打拼幾十年的四方諸侯。

然而,對郭臺銘來說,這或許已是早有預謀的安排。

新一屆董事會名單出臺后,他更加快步伐替劉揚偉“上位”掃清障礙。

5月17日,夏普新任董事會候選名單出爐,鴻海系人馬大換血,退出三人中就有被郭臺銘稱為“最懂半導體”的劉揚偉。

郭臺銘當初收購夏普,為的就是布局半導體,因此特意安排劉揚偉進了夏普董事會。如今看來,那時的退出,就是為了今天伏筆。

同時,郭臺銘向輿論公開排除了董事會其他兩人——盧松青和戴正吳接班的可能性,“不是盧松青,也不是戴正吳”,只留了三人在決賽圈:劉揚偉、主掌一方大權的呂芳銘、和剛剛空降不久的學者李杰。

郭臺銘曾在談到接班人問題時公開明確表態,接班人一定要比他年輕,要能有再拼十年、二十年的拼勁。劉揚偉雖然比郭臺銘年輕,卻年輕不了多少,因此即便決賽圈進入到只剩三人時,臺灣媒體已預感到劉揚偉可能打破傳統規矩地出線,最終的答案也依然還有懸念。

面對媒體直接追問他是不是要接班,劉揚偉自己也是三緘其口,甚至還反問:

“可能嗎?”

【2】

劉揚偉在鴻海資歷不是最深的一批,但卻與郭臺銘關系非凡。

2007年7月,郭臺銘的弟弟、也在當時被公認為是要接班郭臺銘、卻意外罹患白血病的郭臺成在北京道培醫院接受最后的治療。

那也是郭臺銘非常煎熬的一段歲月:除了弟弟病危,富士康在煙臺的電子廠項目也遇到很多困難,而外面,還有全球金融海嘯狂卷襲來之前的陰霾籠罩。

艱難時刻,郭臺銘想起了劉揚偉。

今年63歲的劉揚偉本科就讀于臺灣交通大學,碩士畢業于南加州大學電子工程與電腦科學系后,留在美國創業,開了自己的主板以及集成電路設計公司,并認識了當時還在做連接器的郭臺銘。

上世紀90年代中,劉揚偉把自己的公司賣給了郭臺銘。

2003年,當劉揚偉回到臺灣時,郭臺銘有意邀請他繼續管理曾經賣給自己的公司。但因緣際會中,劉揚偉加入了同學的公司幫忙。

得知郭臺銘陷入困難后,劉揚偉毅然決然加入了鴻海。在離開同學的公司時,他說:

我現在要回去還一個人情。

原來,在劉揚偉賣掉自己公司后的十多年里,求賢若渴的郭臺銘對尚留在公司的許多劉家人一直關照有加,兩人從此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進入鴻海之初,劉揚偉的身份是郭臺銘特別助理,專門負責煙臺電子項目。

之后,劉揚偉一步步成了郭臺銘最親近的人。

近些年,無論打高爾夫球或者去吃臺灣北投有名的牛肉面,都可以看到劉揚偉跟在郭臺銘身邊。在郭臺銘宣布參選的“拜媽祖之行”中,劉揚偉也緊隨左右。

當然,這并非是郭臺銘托大任于他的關鍵。

早些年,郭臺銘曾坦誠自己是一個獨裁和霸道的老板,他經常和員工說,越狠的老板越要跟,并曾公開放話:“民主是最沒效率的做事方式”,“一個組織重要的不是管理而是領導,領導須有獨裁為公的決斷勇氣”。

但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改變這種獨裁和霸道。劉揚偉則剛好是一個與他相同又不同,可以不那么獨裁、霸道,但依然能領導有方、貫徹有力的人。

快速在鴻海躍升的劉揚偉,對郭臺銘,密切配合,百依百順;對同事下屬,也是相當的威嚴,但他重邏輯、講道理,即便生氣也顯得溫和。當下屬犯錯或者不周時,他的一句典型口頭禪便是:

“你這個沒有邏輯!”

臺聯電前董事長宣明智對于這位老友的評價也是非常高:

“聰明勤快有耐心,學問淵博,涉獵廣泛。無論PC、網絡、光電、通訊乃至人工智能都有深刻的認識,不論技術、研發、生產、營銷都有豐富的實戰與領導經驗。”

簡而言之,這是一個能應對劇烈變革與挑戰的復合型、專家型領導人才。在企業轉型的關鍵時刻,郭臺銘選擇交棒給他,也更有對鴻海集團現狀與未來的深刻考量。

2009年,當時負責PC智能產品的劉揚偉曾力排眾議,采用Linux系統,以低價戰略攻下大片市場。后來,他又升任數碼產品事業群總經理,橫跨軟件硬件領域。

這兩年,隨著鴻海逐步進行半導體產業布局,過去幾年負責iPad集團的劉揚偉開始發揮自己的專長。

從建設十二寸圓晶廠到芯片設計,從并購夏普到競標東芝半導體,從執掌專門設立的S次集團到奔赴大陸各個城市商談數千億的投資案,鴻海在半導體產業的連番大手筆都有劉揚偉參與操刀。

【3】

在2018年“世界500強”榜單上,鴻海排名第24,全中國能在它前面的只有國家電網、中國石化、中國石油和中國建筑。

工商銀行、建設銀行都只能跟在它身后。

前些年,擁有員工超過百萬(最高達150萬)的郭臺銘還刷新一個記錄——超過沃爾瑪,成為全球雇傭人數最多的老板,并甩過一句話:“每天管理100萬員工,頭痛得要死。”

而今,接下這個全球最大工廠,劉揚偉的壓力,也應該是山大。

這兩年的中美經貿形勢,已對占中國大陸出口3.9%、進口3.6%的鴻海極為不利,而且前景更有堪憂,其股價已經下降了30%,但更加深遠的影響還在發酵。

最近,美方甚至準備將手機以及筆記本等產品也列入加征關稅的清單,直接打擊了蘋果公司的業務,殃及鴻海的股價一路下滑,創下了4月以來的新低。

而鴻海的危機在更早之前就出現了,代工總是受制于人的生意。隨著這些年市場的飽和與經濟形勢的變化,全球電腦、手機、iPad銷量的增速都在不斷放緩,鴻海也越來越不被看好。

2019年一季度,全球平板電腦出貨量下降5%,連續第18個季度萎縮;原本預期復蘇的個人電腦銷量也在這一季下跌了4.6%。同時期,全球手機銷量更是只有-6.6%,大大低于去年同期-3%,其中蘋果手機出貨量同比更是暴跌20%。

這些,最終都會反饋到鴻海的業務上。

作為最大的客戶,占了鴻海五成營收的蘋果一直以來都讓郭臺銘愛恨交加。愛的是,蘋果的市場號召力帶來源源不斷的訂單,因為鴻海生產了七成以上的iPhone。

恨的則是,蘋果對于供應鏈的霸道議價能力,不斷壓低鴻海本就不高的代工利潤率。比如2015年iPhone發布前夕,蘋果就要求包含鴻海旗下一眾臺灣下游零部件廠商降價20%,引發強烈不滿。

而現在,蘋果銷量暴跌,鴻海就更是遭殃了。

比如,2018年底,iPhone XS系列銷量遠不及預期,蘋果砍掉了已下訂單10%的數額,直接造成富士康不得不大規模裁掉擴招的工人。因為蘋果生產線無法與其他廠家共用,只能使前期投入的產能直接閑置。而這也是2017年以來蘋果的第二次“砍單”。

這些年,郭臺銘一直在高呼科技科技、轉型轉型,為的也是擺脫代工困境:

沿著產業鏈從低附加值攀升到高附加值行業,甚至還直接進入消費市場。

但這個轉型到目前為止,還談不上成功。郭臺銘都只能無奈表示:

“我們轉型的引擎已經發動,但過程中需要時間。”

而眼下,外部環境的不明朗,對于鴻海來說,也是時間難熬。5月2日,郭臺銘前往白宮,當時特朗普說貿易爭端一個月就會結束,結果卻是一星期后爭端更加激烈。

或許這也是郭臺銘為什么把負責半導體業務布局的劉揚偉推上大位的一個原因。

半導體被郭臺銘視為鴻海未來的核心。劉揚偉也說:鴻海一定要參與半導體事業,一定會擁有半導體技術,并且要占領芯片技術的高地,進行上下游產業鏈垂直整合。

給自己的制造裝上芯片,打上logo,成為未來的三星、華為,或許就是郭臺銘給劉揚偉的重任。

郭臺銘說:“經營不看股價,看未來。”

劉揚偉就是他選擇的未來。

【4】

對于劉揚偉來說,內部的挑戰也不小。

鴻海人秉持著“爭權奪利是好漢”的企業文化,有戰功說話才能大聲。但劉揚偉主掌的半導體產業還處于燒錢的布局階段,廠房尚在建設,遑論營收。

據臺灣媒體透露,在董事會正式名單披露之前,一位鴻海人就曾直言:

他沒什么戰功。

這種說法是“強人時代”的老思維。早在弟弟郭臺成病逝那一年,郭臺銘就有意對野蠻生長的鴻海內部進行規范化管理,并廣泛引入職業經理人加入管理隊伍,比如引入時任美國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的程天縱出任集團副總裁。

但至少目前為止,郭臺銘推動的這個管理文化的改變,成效并不顯著,包括程天縱最終也是做到行政總裁就黯然謝幕了。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內部事業群之間的掣肘。

程天縱的離開讓鴻海管理層的職業經理人改革受挫,此后的CEO更由郭臺銘一直扛著重。

在新一屆董事會安排里,劉揚偉接任董事長,其他四位董事代表各次集團在5G、物聯網、精密零組件、面板和智能制造領域的布局,郭臺銘依然留任董事會。

這個依然,也顯示出郭臺銘對交班劉揚偉,似乎并沒有十足的信心。當然,即便不留任董事會,只要郭臺銘還健在,他在鴻海的影響力和控制力也都在。

臺灣媒體也預期,鴻海董事會將是共治運作的模式,真正過渡到經理人說了算,還要相當的時間。這對劉揚偉這個董事長是支持,也是考驗。

但真正可能給劉揚偉考驗、甚至令他極致困難的,或許還會是親自扶他上馬的郭臺銘。

郭臺銘“媽祖”托夢的心愿一旦完成,這個挑戰和困難會很大。

此前,劉揚偉曾對臺灣媒體表示,郭董競逐臺灣2020,對于鴻海的意義是“讓政治為經濟服務”、“把戰略位置拉高,替鴻海和其他臺灣企業創造更多空間”。

但現在,郭臺銘還沒上位,其不少言行,就已開始令大陸同胞相當的不開心;而大陸開不開心,對鴻海、對劉揚偉可謂是致命的重要。

而倘若郭臺銘“媽祖”托夢的心愿不成,劉揚偉不但挑戰很大,甚至還會陷入尷尬:大哥,你不干那活兒了,那這董事長……

總而言之,如何擺正自己的董事長位置,行使董事長的權利,當好這個董事長,劉揚偉這個搞了幾十年半導體和現代企業管理的,需要在半導體和現代企業管理之外做更多的功課和思考。

如此內外憂患,錯綜復雜的方方面面,劉揚偉接班的這個全球最大工廠董事長,可能也會是全球最難當好的董事長,至少是之一。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三分赛车开奖数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