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斗膽給騰訊糾個錯:新使命“科技向善”很棒,但更像是價值觀?

原標題:斗膽給騰訊糾個錯:新使命“科技向善”很棒,但更像是價值觀?

前不久,馬化騰在朋友圈里發布了騰訊的新使命——科技向善,引發了網友熱議。

很多人說,“騰訊修改使命是在作秀,形式主義,挽救自己的輿論形象。

因為去年一年,它一直面臨著“騰訊沒有夢想”、“投行化”、“露露事件”之類的批評。

簡單解釋一下,騰訊的“投行化”,指的是通過投資版圖來擴張產品線。騰訊也公開表示過“投資部是探索騰訊未來可能性的一個團隊,我們不會把自己限定在某一個邊界里,只為騰訊當下的某個戰略或者某個業務服務” “在投超過500家,市值的一半來自被投企業”等話,足以可以看出騰訊在投資上的野心所在。

結果就是,大家都認為騰訊在商業上攻城略地,但談到社會貢獻值就沒什么存在感了。和阿里“達摩院”,華為上千科學家,谷歌alpha zero搞醫療等發光發熱的公益形象簡直不能比。

那么,“科技向善”能夠給“沒有夢想”的騰訊帶來轉機嗎?我們不妨以史為鑒,看看騰訊歷史上的使命召喚。

【騰訊的舊使命】

2010年以前的騰訊,是典型的“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導致如果有人想互聯網創業,總會被投資人問到一個“死亡”問題——“如果這個業務騰訊也做,你怎么辦?”

那時候,發現什么新業務是有發展前途的,騰訊就會復制一個,再憑借自身巨大的流量優勢,迅速擴大用戶數量,迫使其他公司放棄。

比如模仿ICO的QQ;《開心農場》火了,騰訊就整出QQ農場;《跑跑卡丁車》火了,《QQ飛車》就來了... 在騰訊龐大的用戶體量下,被模仿的產品很快就銷聲匿跡了。

就在前不久,微信小程序還被群嘲抄襲育碧《跳一跳》,不過,很快就被金主爸爸以“砸錢”的方法搞定了。

直到2010年,騰訊與360爆發了一場正面杠的“3Q”大戰。滿地雞毛的戰斗之后,騰訊才琢磨起了“使命召喚”這件事。

為此,騰訊連續進行了10場診斷會,舉辦了第一次開發者大會,試圖集思廣益,從三個角度為自己尋找解藥:

1、公眾責任與美譽度

2、行業的開放與壟斷

3、創新和山寨的難題

最后,騰訊根據自己的核心能力重新制定了發展戰略。從【帝國型】轉變為【生態開放型】。

除了社交等關鍵的業務自己做,大部分新業務,騰訊不再搶別人的“飯碗”,而是通過資本手段交給合作伙伴去做。比如戰略投資京東、獵豹移動、滴滴、永輝超市等,都是基于生態,而非爭奪。

這次“使命召喚”很成功,現在的網絡新生代,可能很難想象騰訊還有“讓別人無路可走”的一面了。

【和騰訊同一量級的巨頭使命】

如今,以投資換開放的路子又走不通了。所以騰訊就試圖通過“科技向善”來重新激活自身的創新能力,并以身作則地強調科技倫理。

對自身進行價值重估,是科技行業中經常發生的事兒,也是企業保持活力的重要方式。不過,將科技倫理作為一個公司的使命,在全世界企業中并不多見。

接下來,我們不妨從幾個知名科技巨頭的使命愿景中,來理解“科技向善”的真實奧義。

谷歌

先說谷歌。很長一段時間內,堅持“不做惡”價值觀的谷歌,都是企業文化的榜樣。谷歌一貫堅持用文化來確定自己的戰略,而且大多是“站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道德理想,比如 “相信員工,讓員工參與到企業決策和運營中來”,以及“不作惡”。在那個病毒彈窗滿天飛的PC時代,令不少人為之嘆服。2016年還成立了AI倫理委員會,希望將人工智能這種危險的技術關在道德的籠子里。

谷歌的價值觀是著名的、有史以來最牛逼閃閃的“不作惡”。而其使命直譯則是“信息min zhu化”,這里就不便展開細說了,你懂的。

阿里巴巴

和越來越“務實”的谷歌不同,阿里巴巴的愿景反而越來越“務虛”。

阿里巴巴早期的使命是“成為世界十大網站”。而隨著電子商務的成熟, 互聯網已經像電的到來一樣沖刷了各行各業,阿里也一躍成為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馬云又提出了新的十年目標——“以數據作為新資源、計算作為新技術,引領新零售、新制造和新金融的變革。”

基于這一不變使命下的新愿景,阿里加速轉身,大手筆收購整合了高德、微博、銀泰等生態企業,建立“達摩院”推動基礎科研,成立AI LAB實驗室探索智慧零售,重金布局云計算等等前沿科技產業,為未來打造了新經濟成長的基礎設施。

然而,馬云賦予阿里巴巴的使命從誕生第一天開始就從未改變——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不是非要褒貶,但講真,的確磅礴大氣、入腦入心。放眼整個中國互聯網江湖,沒有任何一家公司還能達到這個水平。

百度

同樣是互聯網企業,百度對自己的舊使命也毫不手軟。

自2000年1月創立以來,百度都秉承著的使命是:讓人們最平等便捷的獲取信息、找到所求。2017年,李彥宏將這個支撐百度整整輝煌17年的使命給親手終結了。新的使命是“用科技讓復雜的世界更簡單”,正是人工智能時代用戶的核心價值。這被看做是百度18歲的成人禮,也是從最高戰略高度對百度進行方向性調整。隨后,百度在人工智能上一路狂奔,成為本輪人工智能發展的 “技術擔當”。

【現代企業文化的鐵三角】

有人會問,不就改個文字描述嘛,至于這么夸張么?在這里,我想簡單說下我所理解的現代企業文化的鐵三角:使命、愿景、價值觀。

使命Mission,是企業為什么而存在的哲學定位,它為企業確立了一個經營的基本指導思想、原則、方向等,它并不是企業具體的戰略目標,或者是抽象地存在,直接影響經營者的決策和思維。譬如諾基亞當年的使命是著名的Connecting people(科技以人為本)。

愿景Vision,是企業家對組織未來的設想,是對我們代表什么,我們希望成為怎樣的企業?的持久性回答和承諾。它往往是企業中長期發展目標的具體描述,也可以隨著企業發展而更改。譬如聯想早期的愿景是成為世界500強、阿里巴巴早期的愿景是成為世界十大網站。

價值觀Value,是企業全體或多數員工一致贊同的關于企業意義的終極判斷和價值取向,是在追求經營成功過程中所推崇的基本信念。因為技術會發展、市場會變化、人員會流動,但企業的核心價值觀不變。譬如蘋果公司的Think Different(非同凡響)。

這恰恰可以匹配西方哲學史上的終極三問——我是誰、我要去哪、我要放棄什么?

使命是信仰,使命決定愿景,愿景是企業為了完成使命而完成的中期目標,三位一體地構成企業文化的基石。

【“科技向善”的內在邏輯】

那么,為什么科技企業會將“科技向善”作為自己的核心使命呢?

主要原因大概有三點:

1.科技公司的能量實在太大了。

近年來,因為大數據、云計算、超級計算機、物聯網、機器人等技術的突飛猛進,科技企業一旦犯錯帶來的影響,較之沃爾瑪、可口可樂之類的傳統企業可要嚴峻多了。比如自動駕駛頻頻發生交通事故,直接激怒了加州人民,甚至還發生了砸車之類的暴力事件。因此,強調科技倫理變得越來越重要。

2.互聯網領域的越界事件頻發。

在互聯網這個龐大的市場中,有意或無意“作惡”的企業絕對不在少數。前不久,Facebook就因為誤導消費者使用隱私數據而收到了意大利管理部門1000萬歐元的罰單;而抖音海外版tiktok也因為平臺低俗內容對青少年帶來不好的影響,而被印度政府宣布封禁;亞馬遜也被爆出Echo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對用戶私人對話進行錄音,引發民眾對于AI竊取用戶隱私的擔憂。總之,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3.用戶的保護意識增強。

而隨著互聯網的成熟,網民們都把保護用戶的隱私等科技倫理看得越來越重要。民眾心智的成熟,也要求企業文化必須做出相應改變,方才Match。

【結論】

“世異則事異,事異則備變”。這是韓非子在《五蠡》中的名句,大意是:情況不同了,所采取的措施就應地相應地有所變化。

“科技向善”的新使命,也代表了騰訊的新態度,開始主動承擔自己的社會責任,這對于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受益無窮的事兒。

最后,平心而論,“科技向善”的提法很棒、偉大,在哲學層面甚至可以類似谷歌的“不作惡”,角度一正一反而已。心理學上“不作惡”會更讓受眾印象深刻一些,因為它是否定式的承諾,力度更大。但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我還是想多說一句,這是一種倫理,與其稱之為“騰訊新的愿景與使命”,看起來更應該是“騰訊新的價值觀”吧。

注:該文章源自愛奇藝原創自制科技脫口秀《雄辯科技show》全網首檔豎屏科技脫口秀,由愛奇藝科技頻道與知名意見領袖、新經濟觀察家王冠雄聯合打造。打破科技的艱澀外殼,直擊互聯網底層邏輯。6月15日起,每周六12:00播出,敬請關注。移步愛奇藝APP觀看獨家節目→→ https://www.iqiyi.com/v_19rs8doyhw.html

王冠雄,著名觀察家,中國十大自媒體(見各大權威榜單)。主持和參與4次IPO,傳統企業“互聯網+”轉型教練。每日一篇深度文章,發布于微信、微博、搜索引擎,各大門戶、科技博客等近30個主流平臺,覆蓋400萬中國核心商業、科技人群。為金融時報、福布斯等世界級媒體撰稿人,觀點被媒體廣泛轉載引用,影響力極大,詳情可百度搜狗360。

點“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轉載自原創文章: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模仿ico 開心農場 qq飛車 lab實驗室 1.科技公司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三分赛车开奖数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