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亞洲最前衛酒店,房間像密室,地板竟用紙糊

原標題:2019亞洲最前衛酒店,房間像密室,地板竟用紙糊

每天一條獨家原創視頻

日本廣島南部的尾道市,

因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而聞名,

這里正對著廣闊的瀨戶內海,

是個復古又時髦的小城市。

美國CNN贊美這里有世界最美的自行車道,

尾道地形多山,被稱為坡道之城。

2013年,著名印度建筑師 Bijoy

與他的團隊Studio Mumbai,

改建了一棟位于半山腰

有著50多年歷史的老公寓樓,

成為2019亞洲最前衛酒店。

Studio Mumbai擅長用人類最原始的方式,

就地取材,徒手造房,

這次改造的5年時間中,

大到建筑外墻,小到餐廳用具,

上千個職人用最傳統的技術手工完成,

就連可樂都是從原料開始自己調配。

2019年2月,bijoy設計的酒店log正式公開,

曾經廢棄的空樓,被賦予了新的生命,

前衛,先鋒,令人驚嘆。

自述 | 吉田舉誠 編輯 | 邱煜

我叫吉田舉誠,是LOG的創始人。

LOG改建前是一棟有著55年歷史的老公寓樓,位于千光寺山的半山腰,上來這兒要爬百級臺階,以前能住在這半山的地方可都是身份的象征。

后來隨著時代的發展,住戶都搬去了更繁華便利的地方,原本24套住房只剩下2戶在住,建筑也變得破舊不堪了。

最初我們計劃把這里改造成員工宿舍,后來我偶然與印度建筑師Bijoy Jain聊到了這個項目。

他與我們的想法正相反,他覺得可以把這里改成一個公共空間,通過建筑吸引更多的人關注到這座城市,讓尾道重新熱鬧起來。

印度的外形,日本的內里

“LOG”由“Lantern”(燈籠)、“Onomichi”(尾道),“Garden”(花園),這3個單詞的首字母組成,建筑的外形也像個巨大的“L”。

Log占地2600平米,共3層。僅有的6間客房都設在3樓,2樓有畫廊、Café&Bar和私人用餐區,而1樓是餐廳、前臺和辦公室。

LOG的6間客房 全部設在三層

電影《東京物語》的故事發生在尾道

大文豪志賀直哉的故居

Bijoy很小的時候就看過《東京物語》,知道尾道這個城市,但實際第一次來還是在2013年,項目剛開始時。

為了更好地了解這里,我帶他走遍了大街小巷,還去了大文豪志賀直哉的故居。Bijoy在那兒受到了很大的啟發,他很喜歡傳統和室的氛圍,還看了志賀直哉的代表作《暗夜行路》,他說書中所描繪的,當時的聲音、氣味、風景,都和在LOG里感受到的相同。

后來Bijoy把LOG的6間客房,都設在了3樓,因為這里與志賀直哉的故居處于同一高度,能看到與那里一樣的風景。

房間,從墻壁、天花板,甚至地板都是用和紙糊的。

Bijoy想把房間打造成一個可以讓人冥想的空間,由此產生了“被蠶繭包裹”的靈感。

光腳踩在和紙制的地板上,恰到好處的柔軟和溫度,陽光透過障子隱隱綽綽,大概只有站在這里,才能明白這份感官上的享受吧。

和紙部分,我們請了京都的畑野渡來完成,他是個連制紙的植物都要親自種植的和紙職人,技藝很高超。

為了模擬出蠶繭內部的感覺,他特地制作了這種微微泛黃的和紙。

浴室也是柔和的乳白色。地板和墻壁上圓形的瓷磚,是專程請愛知縣的職人燒制的,花了1年的時間一枚一枚地燒制。

就連木制邊框或是柜子之類的細節,也都涂了層淡淡的白色。

圖書室在3樓角落,僅供住宿客人使用,是以Bijoy的書房為靈感設計的。

所有顏色都是英國的色彩藝術家Muirne Kate Dineen調配的,這里的鼠尾草綠色可以讓人靜下心來。房間里這些充滿印度風情的家具,都是Studio Mumbai為我們定制的原創家具。

打開朝海的窗戶,眼前是港口來來往往的渡船、老式的鐵軌和商店街;而打開另一側的窗戶,則是錯落在連綿的山峰中的古老建筑。

兩邊的景致濃縮于此,就好像連接著過去的時空。

圖書室的正下方是Café&Bar,這里白天是咖啡館,晚上則變身為酒吧。游客們登山累了就可以進來坐坐,和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聊天。

這里的主色調是粉色。這個顏色也是Bijoy決定的,我個人是覺得這很符合Bijoy給我的感覺--先鋒、前衛。

桌椅、吧臺、立柜、墻壁等等,各個部分的粉色都經過了反復的實驗,選出了最搭配的組合。

這個深粉色吧臺,用的是大漆工藝。先在木材表面貼了和紙,再涂上大漆,最后再進行上色。

餐廳位于1樓,深綠色的室內像是窗外庭院的延續,呼應著樹木的色彩。燈光透過荒川尚也的手工玻璃燈罩,折射出柔美的光線。

因為LOG只能徒步登山到達,運輸食材十分困難,所以我們的食物都會盡量從原材料開始自己制作。為了得到最好最新鮮的當地食材,我去拜訪了很多次附近島嶼上農家,甚至會幫他們干農活。

料理的話,我們請來熊本縣的料理家細川亞衣設計菜品,我們希望打造一個零浪費的餐食環境,所以這里連可樂都是用糖漿汁、香料、柑橘等材料自己調制。

這樣回收和處理垃圾的壓力就會大大減輕,對環境也很友好。

除了食材,餐具與食器也很有來頭。橫山秀樹、中本純也......這些優秀的器物職人們,為我們每一道不同的料理專門燒制了特定的食器。

可以說我們的料理是味覺和視覺上的雙重享受。

LOG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畫廊。展示了建筑改建過程中的很多細節。像是和紙、色板、顏料配方的書、家具的微縮模型等等。

這5年里,我們與Studio Mumbai一起反復做了太多實驗,留下了很多樣本,都扔掉的話太可惜了。

建造的過程也是LOG的一部分,我們想通過這個空間告訴大家在山腰上修建的不易,也想讓大家了解LOG是如何貫徹“實踐”的。

改造前建筑的樣子

Bijoy在現場

匠人們在后院鋪石子路

“實踐”與“融合”

LOG可以說是個純手工打造的空間,這里幾乎所有的東西都是與職人們一邊商量一邊決定的,也因此增加了很多設計圖上并沒有的東西。

特別是到了工程的后半段,團隊氛圍很強,我想這也是Studio Mumbai特有的工作方式吧。

就拿細節來說,這個由Studio Mumbai用印度工藝制作的竹制凳子,雖然各個空間里的造型都一樣,但顏色卻根據每個房間做了調整。

客房的凳子保留著竹子原生的顏色,圖書室里的選擇了印度的靛藍色,而餐廳里的則是用金盞花染成了略微發黃的顏色,這都是經過一次次實踐后決定的。

樓梯拐角處還有一面涂料樣本墻

Bijoy在顏色上真的很講究,從這一方面也能看出印度建筑的影子。

他邀請色彩藝術家Kate為LOG設計了100多種顏色的涂料,她住在這里的3周時間里,向我們一一介紹印度的傳統顏料、傳授調色方法。

為了能更直觀地看到涂料在自然光線下的色彩,和涂料老化變臟的效果,我們還做了個涂料樣本粘在樓梯拐角處。

Bijoy一再強調,LOG要在近10年、20年內就融入周圍有著百年歷史的市景之中,只有那些會隨著時間一同變化的天然材料,才能達到這個效果。

“融合”不僅體現在建筑上,還有建筑與城市的聯系。

因為LOG所在的地方,只能靠爬臺階才能到達,而且周圍都是空置的老房子,鎮上甚至有人已經5年、10年都沒上來過了。所以實際上,LOG有超過50%的面積都是開放的公共空間,游客也好居民也好,都可以隨意進出。

我們也會組織很多活動,比如邀請當地的手工藝人們,或是舉辦當地的食材集市等等。

這里不僅是我的心血,也是Studio Mumbai、各個領域的職人、各個島嶼上的民家、每個參與在LOG里的人的心血。

我們希望能夠通過建筑,來振興和改變這里的氛圍,使整個城市都熱鬧起來。

建筑師Bijoy Jain堅持將印度傳統知識應用于建筑之中,“印度風”的硬核手工造房過程,曾讓眾多明星建筑師都嘆為觀止。

強烈的個人風格為他贏得了國際聲譽,他所帶領的Studio Mumbai的作品更是多次參與威尼斯雙年展。

Ahmedabad Residence, India (2014)

Palmyra House, Nandgaon, Maharashtra, India (2007)

棕櫚樹、竹子、甚至是牛糞,他總是以最讓人意外的方式使用日常的材料,他的建筑作品無一不透露出對人、環境、技術、材料的思考。

MPavilion, Melbourne, Australia (2016)

Carrimjee House, Kankeshwar, Alibuag, Maharashtra, India (2014)

Exhibition at the 2016 Venice Architecture Biennale

每個建筑工程Bijoy Jain都會親自參與其中,除了整體設計和現場指揮之外,他還會花大量的時間研究當地的環境,和工匠們溝通想法,與整個團隊一起探索新的可能性。

LOG是Bijoy的第一個海外作品,有人說這是最“不Bijoy”的建筑。但是當你親眼看到這個空間,了解整個建筑過程,看到畫廊中成千上百的建材模型,就一定會否認這個想法。

和Bijoy所有作品一樣,LOG也會每年出一本書,來記錄它的變化和成長。

Bijoy說雖然LOG竣工了,但這并不是LOG的“完成體”,只有到10年、15年后,當LOG徹底融入了這個城市,才是它真正完成的時候。

部分圖片由LOG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三分赛车开奖数据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