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艦隊真是敗在日本人的手中?并不是,他其實敗在中國人的手中

原標題:北洋艦隊真是敗在日本人的手中?并不是,他其實敗在中國人的手中

海軍是個古老的兵種,地中海東部地域是世界海軍的發祥地。

2000年以前,當時建造的兵船是槳船,以撞擊戰作為戰斗的基本戰法。到17世紀中期,帆船艦隊逐漸取代了槳船艦隊,英國、法國、西班牙和荷蘭開始建立常備海軍。 18世紀后半期,資本主義國家爭奪殖民地的戰爭和北美殖民地的獨立戰爭更是加速了海軍的發展。

可以說,歷史上的各個國家,對于自己曾抵御外敵的海軍 ,尤其是濱海國家的人民對于自己民族的海軍戰隊,都抱著十分崇敬的態度。那些年代久遠的海軍,無論曾經是軍功卓著還是敗績磊磊,后人都可以從中汲取到一種精神力量,這種力量激勵著后人永世不忘。

比如:現代的俄羅斯海軍,他們為了紀念先祖而恢復使用了帝國時代的海軍旗;法國海軍更是可以坦然地參加英國人舉辦的“紀念擊敗法國戰隊”的特殊儀式... ...這些都是十分典型的例子。可以說,世界上的眾多國家,對于本民族海軍的態度都是積極的。

然而,這里有一個例外,那就是中國。

中國人對于自己的民族海軍,持有的態度卻是十分消極的,這一點,在北洋海軍身上就得到了充分的體現。

曾經是亞洲第一海軍的北洋海軍,是中國近代史上的第一支海軍,曾在甲午海戰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北洋海軍始終處于一種被嘲諷、被羞辱的尷尬境地。甚至,很多中國人將甲午戰爭中國的失敗,歸咎于北洋海軍的無能。

當對歷史的深入探索后,事實證明:中國人對于黑化北洋海軍形象,根本沒有充足的依據,而是在一種長期不斷的引導下,全民習慣性意識所導致的結果。在這里,其實北洋海軍被黑化的歷史,恐怕還要追溯到北洋海軍是如何誕生的。

在清朝后期,國家的優勢變得越來越小,而歐洲的海軍實力日益凸顯。1874年的時候,日本這個彈丸小國,居然也能肆無忌憚地出兵入侵臺灣,這件事情讓清朝政府深刻地意識到籌建海軍的重要性。之后,經過十年的努力,清政府終于打造出了當時排名亞洲第一的北洋海軍。

從這支海軍出現的原因上來看,清政府是在一個十分被動的情況下、無奈之中才同意籌建北洋海軍事宜的。其目的,旨在解決清朝領土的問題,尤其是對于日本肆無忌憚的進攻,籌建海軍是清政府當時對于外敵的一種應激反應。

所以,北洋海軍的產生,也成為了在中國十分封閉的近代史中,難得的向近現代革命進發的突破口之一。

之后,為了更好地配合建設北洋海軍,清政府在1866年,特批設立福建船政。開始嘗試自己造輪船的同時,又開設了海軍學校,這也標志著“洋式教育”正大光明地進入到了中國。

1877年,以機械化開采為主的開平煤礦開始興辦,與此同時,很多原本已經廢棄的初級工業設施,在配合著海防和海軍發展的道路上,奇跡般地起死回生了。以海防、海軍建設的需要為入口,慢慢地,更多的近現代工業設施,開始出現在了清朝封建統治的土地之上。

這期間,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中國的土地上,每出現一次現代工業的雛形,人們對于海軍的厭惡感就會加深一分。當時的日本,已經成為了一個現代化國家,成為了世界強國,這期間,他們也主動采取各種措施來促進本國的近代化的改革。

中國興辦海軍以及洋務事業,都不過是為了抵御外敵而被迫采取的行動,所以,全國上下并沒有對這樣的行為有著真正意義上的認識和支持。所以,在這樣的背景下,北洋海軍的所有成員,便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而且,當時北洋海軍的日常生活、工作狀態都不被國內政府及民眾的認可。因為,大部分的軍官都接受過西式教育,很多也都是從歐洲留學歸來,他們更多的則使用英語交流,生活西化,與西方人來往密切,這一切都與中國當時的傳統觀念不同。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些軍官并未經歷科舉,卻能取得高官厚祿,這在國內當時的大部分主流知識分子眼中,是極度不匹配的。因為,這些軍官在清政府享受的待遇,是中國境內多少寒窗學子們一生苦求而不得的美好前途。

就是在這樣的意識形態下,北洋水軍成為了中國最格格不入的一個群體。

曾經,在甲午戰爭中,對戰情做分析報道的英國記者克寧漢,對于當時的北洋海軍在中國的處境,做了十分客觀、經典的概括。克寧漢認為:

“中國人不曾敬重過北洋水師,也不曾將北洋水師的所有編制人員與大陸的官員相提并論。也就是說,北洋海軍無論在政治層面,還是在國人的意識形態上,都是被邊緣化的,只因被需要,才被當時的中國容忍,所以,相對于期待北洋水師能在中國海域上有著軍功卓著,整個中國對于北洋海軍,其實,內心則充斥著憤恨不平。北洋海軍如果可以固守中國海域的話,那么,中國社會還可以容忍其存在,一旦出現差錯,北洋海軍將受到的對待可想而知。”

可以說,克寧漢用極其簡短的語言,深刻地概括了北洋海軍在中國所處的尷尬境地,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北洋海軍面臨進退兩難的無奈。在當時的世界,西方國家建立海軍是為了維護海上交通線的安全,而清政府建立的北洋海軍,則是為了守護住自己疆土內的海域安全。

到了1886年,北洋海軍從德國購買的軍艦“定遠號”與“鎮遠號”歸來之時,震懾了東亞所有的國家,這其中,就包括日本,當然,也換來了中國十年海域的平安無事,北洋海軍一度成為了東亞海域內,最為活躍的海上力量。

從這一點上看,清政府當時的這一筆巨額投資是十分正確的。

但是,海上無戰事的十年過后,清政府的戶部以“北洋海軍開銷巨大、國家無法堅持”為由,開始慢慢地停止了對北洋海軍在國外購買軍火的支持。北洋海軍的發展就此停滯不前,而耐人尋味的是,在當時的清政府內,那些至高無上的首腦們中竟沒有一個人對于此事持質疑態度。

這其中,除了李鴻章曾對此事上奏,但最后依然是無功而返。

與此同時,世界上的海軍技術卻開始發生了顛覆性的改變,曾經被清政府碾壓的日本海軍,則緊緊抓住這一大好時機迎頭趕上,他們只用了一年的時間,就再度成為了東亞地區海軍實力的第一強國。而當時的北洋海軍對此只能束手無策,眼看著自己被超越。

隨著國內對于北洋海軍態度越來越惡劣,1894年,中日關系因為朝鮮半島問題變的更加緊張。當兩國大戰再無避免之時,輿論則導向了:北洋海軍應拼死與日本一戰。

這期間,以翁同龢為首的清流言官和李鴻章為代表的北洋洋務派關系日益惡化。作為翁同龢的門生,光緒皇帝深受其思想熏陶,深以清流言官的意見為是。光緒皇帝認為李鴻章膽小怯懦,認為其在對日作戰上過于謹慎。于是1894年7月16日,光緒皇帝下旨:申飭李鴻章,令其將北洋的全部軍隊送上前線,準備作戰。

從完整的史料中,我們可以輕易地發現:這樣的輿論對于當時戰爭的整體情況、敵我實力分析沒有一個完整的認識,人們只是隨意地站在了評判者的角度上,肆意地評判著北洋海軍。此時,無論北洋海軍采取坐守軍港,還是選擇出發巡海,都會被冠以各種各樣的不好評價。因此,這也導致了當時的北洋海軍,在中國海域上面臨著一個進退兩難的境地。

并且,從這樣的氛圍中不難看出:中國境內的大眾,尤其是政府要員的心中,并沒有人真正希望北洋海軍能在中國海域上取得實質性戰果,更多的人則希望北洋海軍在戰場上敗下陣來。這樣的話,就可以釋放國人長期以來對于北洋海軍的不滿。

而且,如果北洋海軍慘敗的話,同樣也可以證明:之前所有的圍繞著海軍建設展開的洋務運動都是錯誤的,進一步的證明了這些人不支持洋務運動的正確性。所以,從這樣的一個層面上來看,以北洋海軍參戰甲午戰爭為標志,這場戰爭實質上更像是國人之間的一場長時間的內戰。

最終,這支停滯不前、無法得到充分發展的北洋海軍,在1894年9月17日的黃海海戰中損傷慘重,自此,北洋海軍開始走向了滅亡。

就在這樣的一個危機關頭,這樣的一支曾經名震四方的亞洲第一海軍,依舊遭受著更加無情的評判與抹黑,這期間,更多的莫須有的事件出現在了輿論之中,其目的都是對北洋海軍的大肆抹黑。

并且,就連北洋海軍的軍官在分析戰敗原因之時,也因無法對抗巨大的社會壓力,居然將很多原本正常的訓練、活動、發展環節,都描述成了與戰敗有關的因素。明明正常的事情,卻被說成了不正常,從此,無論是北洋海軍內部,還是中國公眾對于這支海軍的評判一再扭曲。

直到1895年2月,北洋海軍在與日本的戰爭中被困劉公島。本是全民對抗外敵的緊要關頭,中國政府及民眾絲毫不曾考慮如何營救這支無辜的軍隊以共同抵御外敵,而他們做的卻是:大肆評價、抨擊以及撰寫北洋海軍覆滅的文章,到處傾訴著自己的不滿,隔岸觀火不亦樂乎。

最后,北洋海軍徹底覆滅,甲午戰爭徹底戰敗之后,清政府也將所有的戰敗原因,一股腦地推向了北洋海軍,甚至,連北洋海軍的幸存人員也都被遣散干凈。

從這里,我們也不難看出,北洋海軍的滅亡對于北洋海軍來說是極度悲哀的,而對于當時迂腐的清政府以及愚昧的中國民眾,瘋狂地采取著對于民族海軍的報復行為這一點看來,清政府與當時的民眾,都在此事上取得了絕對性的勝利。

參考資料:

【《李文忠公奏稿》、《洋務運動》、《清末海軍史料》、《海軍大事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三分赛车开奖数据分析